竞彩真能赚钱么

          您當前的位置 : 東北網  >  大興農場  >  興島文明  >  興島文化

故里草木深
發布時間:2019-04-16 16:37:00    來源:第九管理區     作者:王旭

  “雨紛紛,舊故里草木深”《煙花易冷》這略顯哀婉的歌聲以一種刺痛人心的力量,打濕了我的記憶........

  我家的祖屋位于山東那個小漁村的東面,臨崖靠海,推開廂房的窗子,就可以看到那茫茫大海....,,

  祖屋是父親的姥爺所建,而父親就是在那兒長大的,1998年,父親投資失敗,心灰意冷之際,便辦理了停薪留職,帶著母親和我,回到了山東老家,而我也第一次住進了祖屋。

  第一印象并不好,祖屋多年閑置,無人打理,滿目荒蕪,我們就像開墾者般,將齊腰高的草清理干凈,其間與蛇、鼠、刺猬多次不期而遇。一番打理,終于入住。吃著大鍋做出的飯,睡著大土炕,讓在哈市長大的我興奮異常。

  祖屋就像家中的老人一般,就這樣接受了游子的歸來,無論她的孩子此時成功還是失敗,都一樣的喜悅、一樣的安然。

  但她饋贈給我們的遠不僅僅是這些,山東人喜在自家院中種樹,祖屋也不例外,院子里一進門是棵香椿樹;一棵黃桃樹、一棵白桃樹與兩棵石榴樹并列道路兩側;一棵無花果樹悄悄地立在角落。那滿鼻的芬芳和新鮮甘甜的果實,時至今日,我已難忘、難得。而我上樹的“本事”也是生生被那香椿的嫩葉饞出來的........

  有一年,山東老家來了場小地震,當我們為祖屋擔心時,驚喜的發現,她毫發未損。祖屋,這個家中的老人,就這樣倔強的站在那里,無私無言的為自己的孫子輩、曾孫子輩遮風擋雨.........

  而她的后輩們,或是為了生活,或是為了理想,不得不再次離開她,飄泊天涯............

  自從離開,我僅回過一次祖屋,而且已經是兩年前我結婚時了:海草鋪就的屋頂依舊,“黃泥磚”砌成的土墻依舊,花香依舊,我小心的轉動鑰匙,開啟了斑駁的黃銅鎖,手扣銅環,輕推黑漆木門,只見滿庭雜草,不知已黃綠了幾許秋夏,不覺間,淚悄然滑下。

竞彩真能赚钱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