竞彩真能赚钱么

          您當前的位置 : 東北網  >  大興農場  >  興島文明  >  興島文化

發布時間:2018-12-28 21:37:00    來源:第九管理區     作者:王旭

  我和很多東北人一樣,最愛的季節是冬天,記憶里最回味的感覺就是冷。畢竟兒時的快樂,多與冷相關。

  上小學時,安定小學校園一角的土堆,在冬天,成了我們所有男生的游樂場,搶著打出溜滑,要是心急插隊了,難免在打一圈雪仗,然后棉褲里、棉鞋里都是雪,走進教室,戰斗得再“英雄”也成了“落湯雞”。老師一邊頭疼,一邊將我們一個個“掛”在暖氣片上烘干。回到家里,時常會接受父母使用道具的深刻教育,然后第二天,照舊。

  到了周末,趕緊扮乖央求父母到哈爾濱的江沿兒玩,興匆匆拿起鐵冰尜和小鞭子,在江面上抽上一天都不夠過癮。家里有點閑錢或者考試考得好的時候,還能坐兩趟狗拉爬犁或者那巨大的冰滑梯。那冰滑梯真高啊,江沿兒的堤岸已經很高,經營者還嫌不過癮,又往上拔高了幾層。登上臺階,向遠處張望,真的是天地一片蒼茫,來不及感慨就被后面的人催,趕忙坐上裝著冰刀的大木板,被人一推就稀里糊涂滑下去了,什么感慨也沒了,光喊都喊啞嗓子,“殺傷力”極強,到了江面上都還要滑行很遠才停下。我趕忙拉著板子準備再玩!滑下來有多快?父親拿著“傻瓜”相機拍照,拍了好幾次,才勉強拍上一張有我的,這照片一直珍藏在家中的相冊里。

  跟冷掛鉤的記憶不僅有好玩,還有好吃。那會兒到了冬季,許多商販像擺百貨一樣,在地上擺著許多包裝的冰棍和冰淇淋。也許是冬季保存方便了的原因吧,都會比夏秋兩季便宜不少,在冰天雪地里買冰淇淋吃,這個可能讓人覺得怪異的事情,卻一直是母親帶著兒時的我溜彎回來后的必選節目。而母親精選的凍柿子、凍梨更是讓我至今難忘,它們融化的過程與我的牙齒努力戰斗同步,直到吃得我凍得哆哆嗦嗦,被爸媽收拾為止。今年里的一天自己也興致勃勃的買了幾個大柿子凍到冰柜里,拿出來啃,怎么吃也吃不出記憶里的味道,坐在溫暖如“夏”的家里,我不會再凍得哆嗦,還有什么感覺呢?唯有這口老牙的疼痛伴著我,它也在發出疑問吧?

  周國平的《邂逅》提過,山谷里沒有行人,沒有聲音,只有雪和雪中的雪白。我想也許那純粹的寒冷、快樂,簡單深刻的場景,就像是一場邂逅,依舊也只能在我的記憶里、夢境中鮮活了吧。

竞彩真能赚钱么 虚拟炒股 牛津配资 理财产品会亏本金吗 股票配资平台排行 000069股票行情 加拿大股票指数 美的集团股票分析论文 李嘉诚工资分五份理财 南昌股票期货配资 今日股票推荐哪个好